雪上加霜!最大游戏直播平台“关键先生”失联背后,斗鱼业绩持续低迷

图片[1]-雪上加霜!最大游戏直播平台“关键先生”失联背后,斗鱼业绩持续低迷-财盛期货

11月6日,市场消息称,直播平台斗鱼(NASDAQ:DOYU)创始人、CEO陈少杰已失联近三周。针对这一消息,时代周报记者向斗鱼官方求证,截至发稿,电话未接通。据《科创板日报》,斗鱼目前还在内部核实相关信息,内部正常运营。
在CEO疑似失联影响下,斗鱼股价暴跌。截至美东时间11月6日下午4点收盘,斗鱼股价跌幅达到10.04%,报收0.84美元/股,市值2.686亿美元,相较前一个交易日蒸发超3000万美元。
陈少杰最近一次露面是在今年8月14日召开的第二季度财报分析师电话会议上。他在点评业绩时表示,公司继续致力于核心战略——打造一个充满活力、以游戏为中心的内容生态系统;稳健的业务发展,将增强斗鱼在国内游戏内容行业的竞争优势和领先地位。
在创始人疑似失联的背后,斗鱼正面临业绩及内容合规性两方面的压力。业绩方面,2020年以来斗鱼总营收持续下滑,虽然归母净利润在今年上半年扭亏,但原因是成本降低所致。实际上,核心业务即直播业务的营收仍处于下滑态势。
内容合规性方面,斗鱼自成立以来屡屡被曝出直播内容涉赌、涉黄,不仅有旗下主播被立案判刑之类事件,该平台也在2020年以来多次被监管部门处罚。
如今“关键先生”失联,更给斗鱼的未来蒙上了一层阴影。
来源:图虫创意
失联原因或涉赌
据2021年初中国经济网公开报道,斗鱼直播间“长沙乡村敢死队”利用平台的各种抽奖规则进行涉嫌赌博活动。用户在一段时间内购买指定道具,即可参与价值1000元到数万元的虚拟货币抽奖,“长沙乡村敢死队”再通过支付宝或“背包商人”等第三方渠道等额购买虚拟货币来兑现奖金。
有媒体公开报道,该直播间常在晚10点开始涉赌抽奖,“长沙乡村敢死队”也称赌局为“10点经济课”,以“晚上10点开始上课”为公开暗号。不少青少年沉迷其中,损失惨重且不能自拔,有用户半小时内在该直播间疯狂下注30多万元。
有媒体报道,“长沙乡村敢死队”2020年收益高达1.77亿元,单日流水高达1317.67万元。其中3月份收益最高,月流水达7487万元,日流水约241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斗鱼不仅是“长沙乡村敢死队”直播平台,也是该公司持股股东。公开资料显示,“长沙乡村敢死队”隶属于湖南鱼小丸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南鱼小丸”),而斗鱼持有该公司4%股份。时代周报记者通过天眼查发现,2020年8月,湖南鱼小丸发生股权变更,武汉斗鱼鱼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斗鱼全称)成为新增股东,截至目前,斗鱼仍属于公司第六大股东,持有4%股份。
在2021年“长沙乡村敢死队”事件被曝光后,斗鱼曾公开为其辩护称,直播间所有活动和玩法都是监管部门审核过的。
虽然目前尚没有“长沙乡村敢死队”事件的相关司法介入信息,但今年5月,“网信中国”微信公众号发消息称,针对斗鱼平台存在的色情、低俗等严重生态问题,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指导湖北省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派出工作组,进驻斗鱼平台开展为期1个月的集中整改督导。
对此,陈少杰曾在第二季度财报分析师电话会议表示,斗鱼已改进了平台相关规则和程序,目标是平台长期发展,未来将积极配合监管工作。
黄赌、低俗屡禁不止
“长沙乡村敢死队”并不是孤例,事实上斗鱼的直播生态一直被业界质疑,斗鱼平台也因此被多次约谈。
与“长沙乡村敢死队”同一时期的直播间“彡彡九户外”相关主播已因涉赌被判刑。“彡彡九户外”由斗鱼主播付海龙、潘彬、JT丶浩克大魔王等成员组成,拥有超过300万粉丝。
去年12月,四川省都江堰市法院审理了此案。公开资料显示,付某龙等人在直播抽奖活动中通过“一个办卡五万带回家”“搏一搏单车变摩托”等大量煽动性语言鼓动直播间观众参与抽奖,并通过平台、微信群等方式向其他未参与直播观看的人员推送抽奖时间及金额等信息,导致大量人员在直播抽奖时段进入直播间采用付费“办卡”、刷虚拟礼物等方式参与抽奖。
江堰法院审理认为,付某龙等人利用平台直播间以抽奖方式组织赌博活动,情节严重,其行为均构成开设赌场罪,分别判处六年至三年有期徒刑不等,并处罚金。
除了平台直播间涉赌外,斗鱼平台还有很多内容涉软黄、低俗内容。今年4月,斗鱼因推送软色情表演登上热搜,有媒体报道,当时斗鱼推送的直播间多涉及“宅男女神”、“长腿超模”、“性感舞后”等敏感字眼,女主播们的舞蹈动作和穿着尺度堪称露骨,画风让网友备感惊讶。该媒体引述用户投诉称,斗鱼舞蹈区的“舞蹈直播变成淫秽色情直播,恶心、低俗至极”。
时代周报记者通过天眼查发现,2020年以来斗鱼平台因表演内容涉暴力、低俗、软黄色,至少被行政处罚六次。
最近一次是在2022年9月,处罚事由显示,执法人员接到武汉市“扫黄打非”工作小组办公室《关于核查“斗鱼直播”部分主播涉嫌低俗表演问题的通知》后,对督办单提供的案件线索及视频录像、截图进行逐一远程勘验,并制作了勘验笔录。经查发现3个直播间在直播过程中存有表演方式低俗的违规问题,3个直播间违规直播当日,当场次打赏收益折合人民币共计435.9元,作为违法所得金额,并对斗鱼处以罚款3万元。
除了内容生态堪忧,斗鱼近年来官司缠身。时代周报记者梳理发现,2022年以来斗鱼涉及45起诉讼,其中有18起发生在2023年。上述诉讼多涉及务合同纠纷、网络侵权责任纠、不正当竞争纠纷、名誉权纠纷等。
业绩连续三年持续下滑
无论是屡次擦边的内容生态,亦或是近年来陡增的诉讼纠纷,背后都折射了斗鱼在业绩持续下滑背景下的窘境。
财报显示,2020年至2023年上半年,斗鱼营收分别为96.02亿元、 91.65亿元、71.08亿元,28.75亿元,除2021年微涨之外,其余均走跌。
2020年至2022年,斗鱼归母净利润分别为4.86亿、5.82亿、7542万,到今年二季度,归母净利润增加至2137万元,对于第二季度盈利原因,斗鱼在财报中表示,自控制成本和运营费用以来,亏损幅度在不断收窄,并于今年一季度与二季度实现连续盈利。
值得注意的是,其核心业务——直播部分收入为12.58亿元,同比下降28.8%。斗鱼解释称,下降的主要原因是直播业务持续进行运营调整,斗鱼在以更具成本效益的方式促进健康可持续的生态系统,同时宏观环境也充满挑战。
2020年前后,在腾讯加持下,斗鱼迅速成长为直播一哥,但伴随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崛起,包括斗鱼在内的游戏直播平台受到挑战。《2022年中国游戏直播行业白皮书》指出,游戏直播用户向综合短视频平台迁移的趋势将长期持续。
从斗鱼活跃用户数上看,财报显示,斗鱼的平均移动月活跃用户从2022年Q2的5570万下滑至2023年Q2 的5030万,季度平均付费用户数量由2022年Q2的600万下滑至2023Q2的400万。
活跃用户的下滑,加剧了主播的流失,从而进一步加剧斗鱼内容生态的恶化。《2021年游戏直播行业洞察报告》显示,斗鱼的游戏主播数量在2021年为159.6万,净流失30余万,同比减少17%。
主播、用户流失、涉黄涉赌信息频出、内容生态走向恶性循环,前有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夹击,后有虎牙、B站等直播平台的包围,如今“话事人”失联,雪上加霜之下,屡靠擦边“走红”的斗鱼还能否稳住“一哥”地位?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7